Ariel

爱是伸出去又收回的手。

为唯一一个目标全力以赴的感觉也是很幸福很幸福的。


还有41天。堵上我的全部性命。除了我自己,谁都无法阻挡我前进的脚步。


巴斯大学等我。


先暂时关朋友圈,删lofter了。

悖悖论:

当心你的话语,一旦它们被说出口,就只能被原谅,而不能被遗忘

-Is it better to speak or to die?
-To die.
如果一种永远无法说出来的感情成为你奋斗的动力,那么它的生命力就在于此,动人之处也在于此。并不是每种情感都需要表达或付出行动。它的性质决定了它以何种形式存在。如果真的付诸行动,那么一切将倾覆。不仅美好荡然无存,毁灭会将一切吞噬。尤其在你已经成年之后,不要把“自然而然”当借口。因为责任、理性要比人性沉甸很多。
Like, I'm saying your sudden crush on your lecturer.

熟龄少女:

http://time.com/5414291/timothee-chalamet-call-me-by-your-name-sequel/

TIME的采访里提到Timmy如何回应Armie写的那篇赞美他的文章,他说自己感动到流泪,Armie太美化他了,他说这是自己看过的最美好的东西,尤其这一切还是出自Armie。

(我也感动到流泪TT______TT)

又提到CMBYN的续集,Timmy说他觉得没理由不拍续集,Andre很乐意,Luca更是积极,而他和Armie简直1000%愿意参演。


圆满地去睡了……我爱这个世界!

今天有点小开心

一个阶段性的小胜利

也是胜利✌️

等待更好的消息

soymilkt:

去看了Variety这个纽约新势力榜的其他所有致敬词

榜单上是50个人/群体 其中只有12人有别人写的致敬词 

Variety给每位作者都开了链接 

作者的身份多是上榜人同为名人的朋友/同事 

有安妮海瑟薇、Jake Gyllenhaal、卡戴珊等

看了一下作者人选大概是Variety来定

格式用类似信的形式 篇幅应该是有要求

有的人写的像对话 有的人写的像简历 有的人写的像回忆录

你锤…

别人会说的“我和TA第一次认识是在…”“我们因为…而结缘”

你锤通通都没说 

他的观察冷静而沉默

表达却兴奋又热烈

每词每句都证明他对这场见证感受深刻

只是这些都不是最打动我


Timothee Chalamet

是不可多得的演员 是必将夺目的新星 

都写在专栏作家阿米锤的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更新里

那些掩去没说却处处展露的骄傲

那些只想珍藏不愿分享的过往

里面没有自己 

只有在漫长未知的将来里也永远不会褪色的一个人

他会是那么多人的Timothee

却还是他的Timmy








 

我的妈呀要哭出来了


桃味儿老少女||戒:

自从2016他连续两个夏天都回去了🍑🍑🍑Endless summer will always be in their heart.事与愿违也好,不能言说也好,他们一直在尽最大的努力珍惜那个宝贵的夏天,这已经足够。


旅行少女:



Armie在意大利骑自行车。




I remember everything.


About everything.




视频的音乐一响起,我就感觉自己眼眶发痒。




熟龄少女:

这是一篇Armie写的Timmy(缘由见第一段)……我要晕古起,请大家端坐阅读。

我明早早起,没时间细写了,有爱就独立阅读吧(喂)。

https://variety.com/2018/film/news/armie-hammer-timothee-chalamet-1202964206/amp/

看完了……Armie真是太厚道太直率的哥哥,他对Timmy的赞美不是流于表面的,而是感触良深,毫不吝惜,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立场……“我们这些在Timmy早期职业生涯有幸与他合作过的人偶尔在颁奖季中相遇时(当然是有他陪伴下),会彼此点头致意,致意内容是:“这次你知道和Timmy合作是什么感觉了吧?”


论夸甜茶,跟Armie相比我还是太嫩了_(´ཀ`」 ∠)_

【授翻】[亚赫亚]One's Own 所属

捕捉夜翼好过年:


原文链接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7419466


作者:goldenboat


Summary:第一次......


Notes:Reviews are love.


 


未至拂晓。当光影织成无边绚丽,天色搁浅在这迷人时分。


Alexander站在卧室窗前。他几乎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。晨间清冷的空气触碰着他各处光裸的皮肤。他凝视着黑暗的地平线......重温着那些时刻。


那是一个迷人的夜晚。


他们面对面,站在床的两侧。两人都不敢动作......生怕破坏了这个时刻。


Alexander突然心念一动,如大坝决堤。


Phai展露微笑。


这样的微笑成为Alexander的温柔乡久矣。青色的双眼微眯,如红宝石般的嘴唇弯成一个俏皮的笑容......一如往常。


Alexander跨过床,拉进了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

那是他的Phai。没什么好羞愧的。


铭记此时......这金玉之人叹息着。


他闭上眼,抚摸着他的眼睑,拉着他的手滑到他的嘴唇......到他的喉咙......到他的胸膛......再往下。


他的皮肤感受着Phai的触碰。他不想与之分离。


Phai轻抚着他......值此不幸之世,言语匮乏,他的感受无以言表,只觉自己是活着的。


他无人可及之处被触碰着......自他身心最深处。他无人吻及之处被亲吻着。


Phai就像弹奏竖琴般整夜拨弄着他......他仍然沉浸在音乐的阵痛中。


他们始于一个轻吻。嘴唇迟疑地相依,生涩的双手摸索遍他们身体。温暖的气息萦绕在他赤裸的肌肤上,有人靠近他耳边呢喃“你真美,Alex!”


Alexander知道怎么战斗。他知道怎么争辩,怎么生活下去。但这些情话将他打成小碎片又重组了起来。他用炽热的双手抚摸着这个漂亮的人以示回应。


每道疤痕......每处凸起的嫩肉......每个标记......还有每个散布在他皮肤上的伤口在那时都浮现了出来。他用全新的眼光看着他的Phai。


棕色的头发从坚实的肩上倾泻而下......一双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眼睛......让女神都嫉妒的双唇。他的挚友。他的伴侣。他的爱人。


他的Phai。


细微的声音惊破了他的遐想。Alexander望向床,寻找他斜倚在床头的Phai。他的身体裸露至腰间。薄薄的被子包裹着他的腿。


这景象让这个金玉之人再次脸红了。如果要猜测他此时所想......褐发男子以一种沉默的姿势向他伸开双手,拉近他们的距离。


Alexander将他们之间的距离化整为零,躺在了他的Phai身旁......头枕在他的褐发男子腿上。他能感觉到舒缓的碰触梳过他的发间。


突然Hephaistion引身上前,注视着Alexander的脸庞,绽开了一个动人的笑容。


“怎么了,Phai?”Alexander困惑地问道。


青眸男子深情地摇摇头。他的嘴唇贴近Alexander耳边,低声道,“你整张脸上都是妆墨,Alex!”他的爱人抓住他的双手,擦去这些标记。


“这是我的,Phai......”Alexander呢喃道,“别。”


这是他的第一次。


就算这是他仅有的一次他也可以含笑而逝。


他再次闭上双眼。


他想再活一次。